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超然的博客

守望我心中这片静静的海···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物我合一,潇洒超然。

 
 
 

日志

 
 
关于我

出身农家,读书17年,军旅25年,从政11年。四流诗人,三流书法家,二流生活顾问,一流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我记忆中的张梓桢将军  

2013-07-29 06:35:01|  分类: (原)陈年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记忆中的张梓桢将军

       今年8月,张梓桢将军离开我们已经31年了。假如他还健在的话,应该是百年华诞。这是一位值得我们纪念和缅怀的老将军。

       我开始认识张梓桢将军,还是40多年前的事情。1970年10月至1983年5月,我在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旅大警备区政治部宣传部任宣传干事,先后从事新闻、教育、理论、文化等项业务。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张梓桢将军调到大连任旅大警备区副政治委员,曾主管部队宣传工作。因为工作关系,我渐渐地与首长有较多的近距离接触,从而对老将军的为人和风范有过较深的了解和感受,甚至是一些点滴小事,至今还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第一点感觉:做人低调,从不张扬自己的非凡历史。

       张梓桢将军于1935年加入共青团,1936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红15军团政治部干事、八路军115师政治部敌工部部长、山东军区政治部敌工部副部长、辽东军区独立5师政治委员、第4野战军50军政治部副主任、志愿军政治部敌工部部长、总政治部联络部部长。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曾荣获八一奖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朝鲜二级国旗勋章和二级自由独立勋章。

       张将军在我军对敌宣传、瓦解敌军以及接收改编起义部队和收容教育日俘、印俘等特殊战线做过突出贡献,是“一將能敌千军”的“隐秘战场”领军先锋。但是,据我所知,他本人从来不向别人宣传和讲述自己的历史和功劳,也从不炫耀自己的特殊资格和荣誉。当时,我和我的同事,包括许多领导同志,都不了解他的光荣历史和特殊经历,许多基层官兵甚至都不知道他是红军资格和开国少将。

       在我的记忆中,仅有一次随他下部队开展工作调研时,在闲聊中听他说过,1948年,他带领从国民党军队起义投诚过来不久的几百名干部骨干去接收改编另一支刚起义的国军部队。当时任务紧迫而艰巨,而且还冒着很大危险,工作中必须大胆细心、足智多谋。当时他亲任这个改编师的政治委员,竟然委托起义部队的参谋长为自己选调配备警卫员和门卫。这件事引起起义部队官兵的一致信任和好评,为做好接收和改编工作迅速打开了局面,在较短时间里顺利完成了任务。我当时作为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不敢插言发问,只是敬仰佩服,觉得首长来历非凡、出手非凡。但根本没有料到他在特殊战线是一位有着非凡经历和非常贡献的人物。

       第二点感觉:态度和蔼,作风朴实,待人接物平易近人。

       原旅大警备区是我军历史上唯一一个正兵团级警备区,其前身为解放军第三兵团,入朝作战改称志愿军第三兵团。1955年,回国接替苏军驻防大连,番号仍为第三兵团。1959年10月,中央军委决定,改第三兵团为旅大警备区。第一任司令员为曾绍山中将,第一任政治委员为杜义德中将,以后接任的各位首长也大多为资历较深的开国将军。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在警备区任职的首长有不少是1930年以前参加革命的老红军、老将军,有的还在沈阳军区挂任副职。由于他们职务高,资历老,许多机关干部在接触首长时,总觉得有些打怵。但在我接触过的老将军中,张副政委是最平易近人的老首长。

       记得每次到他住处送文件或请示工作时,他总是从沙发上站起来迎接并握手,然后在让座的同时自己落座,并抓紧时间阅文和批示。如果需要稍候的话,首长夫人还端上一杯水来待客。离开时,首长和夫人总是送到门口告别。

       首长下部队搞调研,从来不摆阔气、讲排场,尽量不给基层添麻烦。记得有一次跟随首长到驻守在丹东东沟下岗子守备四团搞工作调研,风尘仆仆,车马劳顿,赶到团部时将近下午一点,团长政委陪首长用餐,首长只让上两菜一汤,吃一小碗米饭,不用酒茶。饭后稍事休息即下基层召开座谈会 ,找有关人员谈话了解情况。老将军深入基层、平易近人的作风深受部队欢迎,在广大官兵中的口碑 是非常好的。

       还有一件事,记得是在1972年11月,我随梓桢将军乘火车去沈阳军区参加军级以上领导干部理论学习班,当他听说乘坐同一趟车的还有我们宣传部待转业地方工作的李久成干事 时,即命我 请李干事到他乘坐的软卧车厢来见见面。当时李干事农村老家比较困难,本人对转业地方有思想负担。张副政委和他促膝谈心,问寒问暖,开导疏通,令他十分感动。这件事也让我感触尤深,当时找转业干部谈话,是许多领导躲都躲不及的事情,张副政委能主动做思想工作,充分说明首长一直坚持着关心群众、体察下层的优良传统。

       第三点感觉:作风民主,学习勤勉,工作认真负责。

       由于工作需要,在涉及宣传理论和文化教育议题时,我作为工作人员经常列席警备区党委常委会和首长办公会,在我的印象中,张梓桢将军是一位非常儒雅的老首长。无论是开会讲话还是研究工作,从来没见过他动怒发脾气,总是温温和和地发表意见,从不固执己见、主观武断,也没见过他厉声厉色的批评下级,更没见过他训斥人、说粗话。在工作过程中,他能认真听取别人意见,感觉有道理时,就及时修正计划和方案。他的民主作风深受机关部门领导和下级工作人员的欢迎和好评,对有效开展工作起到了很好的促进作用。

       作为一名高级干部和主管宣传工作的政工首长,他更多的不是发号施令,除了原则领导以外,他还能虚心勤勉地学习知识,细致认真地审查把关,对工作总是精益求精,认真负责。

       1972年11月,沈阳军区举办军级以上领导干部理论学习班,学习恩格斯《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等经典原著。旅大警备区及所属外长山要塞区有4名首长参加,我和要塞区的尹干事担任学习秘书随行参加。在参加学习的十几个军以上单位共40多位首长中,张副政委年龄最长(59周岁),但学习最勤勉、最认真。无论讨论发言,还是撰写读书心得体会,他都带头做好样子。张副政委是一位有文化的高干,参加红军前就是师范学校的高材生,堪称将军秀才,但他仍然认真听讲,仔细记录,课后抓紧复习巩固,还带动警备区其他三位首长一起努力学习。在一个月的学习中,旅大警备区学习小组受到学习班讲师和军区首长的好评。

       还有一件事令我终生难忘。1974年10月,辽宁省分担注释汉朝古文《盐铁论》任务,沈阳军区将部队承担的任务交由旅大警备区完成。警备区党委常委会责成张副政委挂帅,由政治部宣传部一名副部长和两名干事具体组织落实。记得从机关和部队共抽调十多名干部战士理论骨干参加注释工作。因为我是文革前的老大学生,对古文略知一二,所以领导让我负责编辑统稿。大家夜以继日,一连忙乎了两个月才完成了初稿。在反复修改的过程中,几次报张副政委审阅,他每次都不厌其烦地认真修改,对有疑问的地方就打上问号,再与工作人员商榷修改意见。我在机关从事文字工作多年,第一次看到这么高级的首长亲自动笔仔细改稿,而且第一次见识高级干部具备这么好的文化修养和文字功夫。由于首长重视,亲自把关,我们高质量地完成了注释任务。在辽宁省组织统一汇稿时,较多地采纳了我们的工作成果,并受到了大学教授和专家学者的一致好评。

       光阴似箭,几十年转瞬即逝。岁月无情,但张梓桢将军生前的音容笑貌如在眼前。在老首长百年诞辰之际,写下以上文字,作为曾在他手下工作过的一名老兵对他表示由衷的纪念和缅怀。

           

                                                          刘志辉 2013年8月1日于大连书香园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